【一八你写我猜】星河

唔……想了想还是转载一下表明这玩意是我摸鱼摸出来的OuO感谢各位能够喜欢它,被表扬了我真的超开心的


一八你写我猜:

cp:一八【注意:为庆祝端午,每日会有三篇猜文。今晚8点15分还会放出第二篇猜文,8点半会放出侠客行第五章】【主页菌好奇的问一下:大家为什么都不猜文了呢?】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实在接受不了请当做架空来看。

——————————————— 

湘江畔长着一人多高的芦苇,雾霭沉沉烟波流转,模糊了清晨静谧的江畔。

如今的这里,说不上是一片焦土,但也算是满目疮痍了,不过是在这尚未苏醒的清晨维持她温婉的模样。

一袭枣红长衫的算命先生拎着不大的手提箱,站在港口,望着尚未苏醒的湘江,看着依旧沉睡的长沙城,他的的背影笼罩在雾霭里,竟是有了几分遗世独立的仙气。

“八爷这一次去了欧罗巴,怕是就回不来了。”解九细细擦拭着手中一尘不染的金丝边眼镜,刻意不去看齐铁嘴挺直的脊梁。

“是咯,怕是再也见不到九门各个当家了。”齐铁嘴低头莞尔一笑,红色的长围巾被风吹起,衬的他恍若人面桃花,不免凄凉。

“一路小心。”解九也不再多说,示意手下送齐铁嘴上了渡轮。

“小九……我就一定要走吗?”齐铁嘴万分无奈的踏上渡轮甲板的阶梯,还尝试作最后的挣扎。

“走吧走吧。”解九不耐烦的挥手,他的手下不由分说把齐铁嘴连扶带推送上了甲板,渡轮带着算命先生开往陌生的国度。

湘江江面又恢复了平静,除了仍旧站在港口的解九,刚刚的一切就像没有发生一样。

解九默默揉着太阳穴,从小一起长大,齐铁嘴的个性他是再了解不过了,他知道齐铁嘴对这座城池的不舍,知道他对这些兄弟的不舍,更是知道他对张启山的不舍。但齐家天算掐指一算就该算出长沙这场仗还不知道要打多久。解九同样也知道齐铁嘴自己私下里学习了洋文,知道哪怕自己不送他走,他也会买上船票自己离开这片土地。

这样的离别应该是最好的结局。

“八爷,此去经年,不知百年能否魂归故土。”他在清晨逐渐散去的薄雾中看着渡轮驶出视线,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八爷,佛爷交代了:宁愿你在异国伤心,也绝不想你死在这座城里。”

 

彼时的欧罗巴也并不算是完完全全的和平安逸,但是那些哥特式的建筑,民风淳朴的小镇,热情温柔的人们却并没有被战火波及太深,保持着明媚的模样。

齐铁嘴莫名的就想起来多年前的长沙,一人多高的芦苇把岸边点染成一片毛绒绒的白色,带着夕阳瑰丽的金色。齐铁嘴和张启山就在那江面上划着小小的画舫,一枪碧螺春,一碟酥糖,灯芯糕和花根拼成的小吃碟,再加上一把炒制得咸香的瓜子,对影两人,就这么从黄昏泛舟至夜里。

齐铁嘴爱玩爱闹,和张启山闲话家常时往往是他说的多些,从长沙的过去,书上读来的野史,讲到这些天长沙发生的大事小事,张启山就在旁边认认真真的听,脸上不知不觉晕开一个酒窝,盛满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

末了,齐铁嘴说的口干舌燥,张启山为他递上温度正好的茶水,再投喂一块点心,顺手揉一揉他柔软的发丝,应一声:“嗳,我在听。”

这里的天空和那时的长沙一样,纯澈透明。

齐铁嘴最后选择的落脚点是图里亚河畔的一栋小房子。

绿植环绕,石制的外墙有一种朴实的美感,总让他想起长沙城墙上斑驳多年的石块,他们的触感都是同样的温凉湿润。松木的地板被温暖的火炉熏出一股木制品特有的香味,皮质的沙发有些陈旧,安安静静的对着窗外奔涌的河水和生机勃勃的小花园。

当初齐铁嘴第一眼看见这个开满了玫瑰的小花园时,就下定了决心要买下他。

那些张扬美好的植物,像极了张府后花园里他任性的种下的一片野玫瑰。

 

左右邻里都知道那栋房子易主给了一个戴着眼镜的,温润如玉的东方人。那人彬彬有礼,说着一口不甚流利的英文,磕磕绊绊的和他们学习当地的语言。

“先生,您,您愿意和镇上的人一起参加红酒节吗?”金色头发碧色双眼的粗眉男孩在齐铁嘴家门口踌躇着,手指紧紧的箍着一束蓝铃花。

齐铁嘴张开嘴,想要回绝男孩的邀请,话语却在嘴边打了一个旋被生生咽下,变成一个轻轻的点头。

蓝铃花,花语是访问,也是乞求原谅。

曾经张启山就捧着一束蓝铃,对他笑得露出了兔子一般的大白牙,厚着脸皮请求他的原谅。

当时生气的理由是什么呢?这种小事早就不记得了,八成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吧。但是那个东北老帮菜从解九那里听说蓝铃是两个亲密的人发生矛盾之后一方表达歉意送出的花束,于是捧着花束大半夜找到了他的小香堂里,毫无诚意的向他乞求本来就不存在的原谅。

看到花束的时候,其实他早就不生气了。不过是算命先生憋着一口气不愿意向在外面不可一世的军阀低头认输,于是咬牙切齿自己呆在小香堂里,连小满都被赶去后面睡觉,只留下他委委屈屈的看着月亮。

于是张启山走到齐铁嘴身边,弯着腰亲亲密密地从后面搂住他,蓝色的小花被夹在他们中间,散发出馥郁的馨香。齐铁嘴能感受到张启山胸膛起起伏伏,能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息喷在他的皮肤上。

他说:“老八,别生气了,明天我叫厨子炖上莲藕炖猪蹄,我再亲自给你去九如斋买灯芯糕和花根。”

“……我还要三吉斋的酥糖。”

张启山无可抑制地笑起来,牵着那些蓝色的花朵也跟着抖动,连带着齐铁嘴的后背都跟着震动。

他在他脖颈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嗓音低沉,带着无限的缱绻:

“好。”

顿了顿,声音里带上了温柔和宠溺。

“你说的,当然都好。”

 

齐铁嘴跟着一路小跑的男孩从河边到了海边,深春初夏的海风仍旧带着冰凉,混杂着大海咸腥的味道,湿润地扑打在脸上。他们把鞋提在手上,赤脚踩在沙滩上,脚下的沙子微凉细腻,柔软温顺。

海边被架起了一个个小帐篷,酿酒师们将精心酿造的各种葡萄酒一一摆出,供人们欣赏品尝,旁边有人架起炉子烤制香肠和其他腌制过的肉类。靠近人群时,空气里都是烤肉和红酒的香气,和着歌声在风里飘荡。

带路的男孩在齐铁嘴手里塞了酒杯和那束他一直抱着的,有些枯萎的花,灵巧地钻进了人群,留下齐铁嘴一个人愣愣地抱着东西站在原地,复而又被狂欢的人群拉着走入那阵嘈杂的热闹。

异乡的节日带着与他格格不入的热闹,周围的人们语速奇快地向他讲述葡萄酒的香甜,烤肉的美味,还有种种他不了解的故事和古老的传说。

“先生,请一定要尝尝这种酒。”

热情的摊主拉住齐铁嘴的衣袖,将他引至自己的小帐篷前,给他倒上颜色鲜艳的酒液。

那是齐铁嘴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酒。

不同于普通葡萄酒的暗红,这杯酒拥有更加鲜艳和透明的成色,散发出树莓微微酸涩却不掩甜美的气味;酒液中有什么东西在上下沉浮,较深的红色在火光和灯光的映衬下反射出淡淡的光,仿佛在酒杯里闪烁了千万颗星星。

齐铁嘴被那缩小的“星空”吸引,愣愣地看着酒杯出神。摊主还在滔滔不绝向他介绍这种他自创的树莓酒和糖浆的混合体,却丝毫不能引起他的兴趣。

匆匆向摊主道谢之后齐铁嘴护着酒杯和摊主送的烤肉挤出了人群,兀自在海滩上找了地方坐下。周围有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有大声谈论着美酒佳肴,也有年轻的男孩牵着女孩的手沿着海岸散步。

夜空中闪烁着点点星光,齐铁嘴看着灯火通明的海岸,突然想念起张府院里的大佛还有自己香堂里养的两只小乌龟。每一个夜里,他坐在自己小屋的扶手椅上就着壁炉的火光阅读诗集,偶尔也会闭上双眼幻想自己仍旧沐浴着长沙的月光,鼻翼间不是甜蜜的玫瑰而是清冷的芙蓉海棠。睁开双眼,看着黑夜里奔涌的河水,齐铁嘴总会感觉到一种不真实。

明明脚下就是这片陌生的大陆。

远处有年轻的男孩大声唱着情歌,微醺含混不清地向面前的姑娘表达自己的爱意,嘴里念出磕磕巴巴的情诗,还有他的朋友们帮他撰写的书信。

齐铁嘴小口的啜饮着手里更像是果汁的树莓酒,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他生活的小镇甜蜜而热烈,处处都是花果的香气,可是他更加喜爱的却是张启山身上烟草混合着淡淡的硝烟的味道。再浪漫的人,再甜美的小镇都不及张启山的千万分之一。

“先生,今晚月色真美。”

有人站在他身后,说话间对着奔涌的大海和海风,年轻的男女,灿烂的灯火。齐铁嘴连头都不用回,只在那人开口的瞬间就能认出这人是谁。

就是这个人给他买点心。

就是这个人说要保护他。

“先生,月色那么美,不知道在下是否有幸能够和您共饮一杯?”

齐铁嘴不敢回头,他僵硬的保持一个坐姿定定的凝视着海面,张启山该是在长沙卖力厮杀,该是在军营里指点江山,该是在故土而不是在这个欧罗巴的小镇。

 

最终还是和张启山一起在海边慢慢散步了。

“佛爷,您……怎么会在这里?”

踌躇半天,齐铁嘴还是问出了口。此时的他在张启山身后一步的距离,低头看着海浪扑打上岸,冰冷的海水没过脚面,又柔柔地褪下。

“我受伤了。”张启山毫不在意地指了指自己,满意的看着齐铁嘴终于抬起头惊愕的看着自己,“战场上被榴弹碎片扎进了骨头缝里,下雨天老疼。”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就把军队交给副官了。”

齐铁嘴皱眉,伸出手准备掐算一卦却被张启山捉住了手:“老八,你还要算什么?”

我都站在你身边了,你还要算什么?

张启山全然没有说实话,当时那颗炮弹就在他不远的地方炸开,要不是他及时往战壕里躲去,现在怕是早已无法站起来了。

九死一生的情况这些年他经历了不少,无论是在墓里还是在战场上,再凶险的情况也有过。只是这一次当他清醒过来之后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疲劳,医生也说这一次情况相当凶险,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副官在长沙,陈皮别别扭扭的表示他也愿意和副官一起守着这座城市,九爷在香港也可以接应他们,没什么好担心的。多年征战,张启山了解自己的城池,了解自己的军队,了解自己的伙伴。于是他安心地放下了这些他曾经牵挂不已的东西,这么些年,他一直为了这些东西奋斗着,为了自己也为了这座城市,却唯独没有为了齐铁嘴,他爱的人,做过什么。

于是张启山脱下军装踏上了来欧罗巴的飞机。

而当他见到齐铁嘴的那一瞬间,一切都是值得的。

“佛爷……”齐铁嘴抿着下唇,踌躇着“长沙城……不能没有您。”

张启山偏着头露出一个微笑,顺势把齐铁嘴拥进怀里:“老八,你要相信副官,他毕竟是我的弟弟。”

“不然,你掐一卦国运如何?”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天若是为此向你索命,我把我的命匀给你就是了。我张家人命硬,怕是连天都不奈我何。”

“佛爷……”

“嗯?”

“你可愿意陪我继续旅行,看遍欧罗巴的风景?”

“自然是要和你去了。”

我不只要和你看欧罗巴的风景,我还要和你住在一栋房子里,我们养养花草。或许还能养两只小乌龟。

我们晚上可以一起看星星。

可是你要知道,我每个夜里看着这片星空,我能想到的只有你,这星河灿烂,却都不如你的眼睛。

————————————

参与猜文请点目录链接,在文章评论下猜作者不计分。

评论
热度(77)
  1. 鹌鹑四夕一八游乐场建筑师 转载了此文字
    唔……想了想还是转载一下表明这玩意是我摸鱼摸出来的OuO感谢各位能够喜欢它,被表扬了我真的超开心的

© 鹌鹑四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