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一切都是我的风格

*逆转年龄,执事米x小少爷英(不知道自己在瞎写什么系列)

*来自在群里聊天的时候杰安的点梗(其实只是聊天的时候说到黑执事,然后……“四夕写吗?”“(一只想搞事的四夕)好啊好啊!”完全不知道当事人是不是还记得这玩意的存在。)

*私设如山,米英属于彼此,故事属于平行世界,OOC属于我,希望大家喜欢我笔下的这个故事。

BY:四夕

————正文开始————

你的艺术的生活沉浸我的风格。

你的取舍的标准超级我的风格。

你的脉络的完整诠释我的风格。

你的装扮的模样全是我的风格。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风格。

 

 

第一抹阳光驱散了厚重的云层,带着斑斓的色彩轻轻巧巧的钻过纯白色的窗帘,洒在还在沉睡的亚瑟的脸上。突如其来的光线影响了少年的睡眠,他抿着唇往被子深处缩了缩,沙金色的脑袋整个埋在被子和松软的枕头形成的小小堡垒里。

阿尔弗雷德就是在这个时候推开门的,他轻巧地走进屋子,手臂上搭着刚刚才为柯克兰小少爷熨好的礼服外套。黑色的皮鞋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发出小小声的闷响,在房间里悄悄回荡着,节奏和时钟的滴答声保持了一致。整点的钟声响起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正好站在了房间的窗前,他伸手用力拉开窗帘,金色的阳光随即争先恐后地铺满了整个房间。

被拉窗帘的声音和更加强烈的阳光惊扰了睡眠,亚瑟皱着眉翻身背对巨大的落地窗,小声嘟囔着什么,似乎又要睡过去,带着白色手套的成年男性的手力度刚好地扯下他蒙着脸的被子:

“少爷,您该起床了。”

亚瑟睁开眼睛,迷迷糊糊间看见的是自己的执事打理的整齐的,一成不变的白色衬衫黑色西装外套,还有仿若温暖的阳光的金色的头发。

啧,真是和该死的太阳一样每天早上坚持让我和梦里可爱的精灵小姐分开。这么想着,他伸出手狠狠地揉弄着阿尔弗雷德金色的发丝,脸上露出一个得逞的微笑。

“少爷……”阿尔面带微笑拿开在自己头上作乱的手,毫不意外原本打理得服服帖帖的头发又翘起一撮呆毛,几乎是每天,亚瑟都会拿他的头发出气。原本身为柯克兰家小少爷的执事他应该制止这样的幼稚的行为,而是教会他起床时执事为他整理衣服的时候应该顺便阅读今天的,他已经熨好的泰晤士报。

但是每次看见他脸上露出的那种,仿佛得到了世界的珍宝的笑容,就会想着,哪怕是现在这样也很好。

“亚瑟不需要知道这个世界原本的样子,”斯科特曾经这么告诉过阿尔弗雷德,彼时他正对着镜子打上一个漂亮的领结,“至少现在他不用。”

阿尔当时站在一旁,适时为斯科特·柯克兰递上与领结配套的胸针以及为晚宴准备的外套,斯科特一直嫌弃这件外套上使用的大量金线过于浮夸,但是又不得不穿。

红发的男人挺起胸膛,整理着自己的衣着,那双和亚瑟如出一辙的绿色眼眸里并非少年的天真,而是一股从骨血里透出来的傲气和淡漠的疏离。那也许是许多年之后亚瑟的眼睛的模样,可是无论是阿尔也好,斯科特也好,如今他们却只想那双眼睛里有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有的模样。

亚瑟总有一天会独当一面,但是绝对不是今天。

“阿尔,我不想穿这件衣服。”

亚瑟已经从床上坐起,略有些宽大的睡衣耷拉在少年圆润的肩头,隐隐约约能看到一小截锁骨。阿尔把手上挂着的外套放在一旁,转而为小少爷将睡袍

换成白色衬衫。修长的手指动作流畅,将珍珠的纽扣一颗颗扣好,顺便拂过黑曜石制成的袖口,那双手又轻柔地为亚瑟整理好领口繁复的褶皱,黑色的丝带上下舞动,最后变成翻飞的蝴蝶结,安静的躺在他胸前。为他穿上和开始变得炎热的天气相称的短裤,露出形状漂亮的膝盖,绑在小腿上的吊带袜,金属制的扣子和柔软的布料将袜子稳稳当当地固定在亚瑟白嫩的双足上。最后是前些日子才送来的牛皮小短靴,阿尔给那双靴子的鞋带系上一个漂亮的结,让他的小少爷从头到脚变成一个漂亮的贵族少爷,一个可爱的小绅士,一个美好的天使。

“阿尔,我不喜欢那件外套,它上面那些乱七八糟的花纹老让我想起格雷伯爵家的露西亚小姐,她上次穿的粉色洋装上也有这样繁复的纹路呢。”

亚瑟指着被妥善安置的外套,又一次重复了他对它的不喜爱,不过依旧没有得到执事的重视。他有些挫败地坐在床边,并拒绝了盛着散发浓浓的红茶香味的杯子。执事苦恼的皱着眉,语气里带着些许的示弱。

“可是……您今天有礼仪课啊,如果不穿这件衣服,安德烈亚夫人可是会生气的。”

亚瑟的脑海中几乎是瞬间就出现了那位身材瘦小但是却异常严厉的贵妇,他几乎能想象到自己着装不恰当的时候,那位女士皱起的眉头和几乎不会停下的,从她嘴里流出的大段大段的教导。亚瑟亲身体验过她从古代贵族的礼仪着装,一直讲到未来的衣着发展预测的长篇大论,他甚至能想象到那口带着浓厚的,类似痛心疾首的语气而掩盖了她原本的温和总是带着笑的伦敦腔,开头一定是这样的,

“哦,柯克兰少爷,您要知道,您这样的不合规矩要我说放在以前,是肯定不行的。那个社会的少爷小姐们……”

如果斯科特就在旁边的话免不了更是会摆出一副讥笑的样子,哦,他那挑的高高的眉毛真是令人难忘。亚瑟在想到那个场景之后,哪怕他知道斯科特近期都不会回到这座宅邸,也还是乖乖穿上了那件他十分不喜欢的,在他看来实在是浮夸的过分了的外衣。

阿尔看着亚瑟脸上精彩的表情变化,心里暗暗地给安德烈亚夫人道歉,又微笑着再次倒上一杯温度适中的红茶为小少爷递上。

早餐是地地道道的英式早餐,单面的煎蛋和前些日子安东尼奥送来的番茄冷汤搭配,夏日的早上这样种冰甜开胃的冷汤是再好不过了,当然茄汁黄豆也装在小碟子里散发出豆类和番茄混合的气味。阿尔今天给亚瑟选了刚刚出炉的松软吐司,烤制的时候混入了牛奶和蜂蜜,现在被整整齐齐码放在盘子里,旁边还有煎至焦香的熏肉培根。

亚瑟冷着脸走到餐桌旁坐好,但是绿色的眼眸里闪出欣喜的光芒却几乎是瞬间代替主人表达了对桌上食物的喜爱。阿尔推过一旁的餐车,骨瓷的茶具上绽放着精致漂亮的玫瑰,茶壶上还绘制着温柔的蔷薇,却不显得花哨。温度适中的热水带出了印度茶的浓郁以及锡兰红茶的清香,和着花果的芬芳,再按照小少爷的喜好加入适量的蜂蜜和牛奶,没有人比阿尔弗雷德更了解亚瑟喜欢什么样的早餐茶了。

 

早餐过后亚瑟总喜欢带着阿尔在花园里散步,说是带着,不过是他一个人在花园里和他的好朋友妖精小姐和独角兽先生说话——起码亚瑟自己是这么说的,阿尔从来没有见过它们,但是亚瑟总是一脸认真的告诉他,独角兽先生很喜欢他。

啊,要是它们是真实存在的也好,至少这样亚瑟在这座宅邸里也算是有几个朋友。

“阿尔,妖精小姐说,”小少爷拉着执事衣服的下摆,脸上是一派认真的神情,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出些许红晕,“她说如果想一辈子在某个人身边的话,就是喜欢那个人。”

“阿尔,你会待在我身边吗……我才没有希望你答应呢,我只是随口问问……”

少年红着脸别开脸不去看面前的男人,絮絮叨叨念叨着。

噢,这还真是一个向他要了一个不得了的承诺呢。

“少爷该去上课了,我已经能够看见安德烈亚夫人的马车了。”

他最终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尽管因此亚瑟的脸上写着满满的失望,但还是努力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粗粗的眉毛也跟着皱起。他头也不回地走进屋里,并且吩咐阿尔弗雷德收拾好他的花园——鉴于斯科特带走了宅邸里几乎所有的仆人,所有的活几乎都落在了阿尔的身上。

亚瑟的衣摆消失在了正对着大门的楼梯上,阿尔半蹲下来带着怜爱的抚摸过白玫瑰的花瓣,“亲爱的妖精小姐,下次和亚蒂一起玩耍的时候能不能告诉他:我,阿尔弗雷德·F·琼斯,将会永远陪伴在他的身边。”

“嘘……还是算了吧,这么重要的话当然是要我亲自告诉他。”

 

礼仪课之后的舞蹈课一如既往都是阿尔给亚瑟上,脸皮薄的小少爷并不觉得自己能够保持着严肃认真的表情而不是如同一只煮熟的大虾一样,搂着贵妇们纤细的腰肢,和她们踩着并不熟练的舞步在这里跳起华尔兹。

旋转,左脚往前一步,右脚膝面抬起,脚尖绷直,反身,出步。

配合地后退,屈膝。

阿尔眼神溢满温柔,看着面前的小少爷。而亚瑟偏着脸,眉宇间写着认真,连带整张娃娃脸都是一股子不苟言笑的味道。亚瑟那件外套早在安德烈亚夫人离开时就不知道被扔到了哪里,昂贵的面料也没能避免它受到冷遇的命运,阿尔在心里默默为它哀悼了一会,继而专注于优雅的舞步。

脚尖着地,腿部绷直,胯位打开并向前,就是一个摆荡腿的动作。

左脚落跟,身体保持直线,跨位和亚瑟同步打开,配合他一个完美的旋转。

他们在空旷的大厅里漫步,夕阳橙黄色的光芒照在水晶灯上为他们都镀上灿烂的光辉,星星点点在他们身上闪耀。明明隔着衣料,他却能感知到手底下的肌肤,隔着白手套,薄薄的白衬衫,他的皮肤,他的肌肉,他的骨骼。

右脚和脊背保持直线,夹腿合并。

横移,滑腿。

他们把彼此拥进怀里,从大厅的角落开始,一进一退,来回旋转,相握的双手指缝里都是对方的汗水,连指纹都镶嵌在一起。他此生的得意之作,他培育出的如带着露珠的玫瑰一样精致的,他的少爷。

他的,这个词从阿尔的舌尖滚过,如同温热的葡萄酒一样流淌进他的心里,整个身体都带着温暖的酥麻的感觉。这个词把亚瑟和他的距离无限缩短,他只是他的亚瑟而已,不再是什么柯克兰家的小少爷。没有伴奏,只有阿尔轻轻哼唱着宴会上常用的曲子,带着亚瑟沉浸在他的节奏里,进退之间都是他的气息。

 

阿尔收拾完手上的家务事的时候,已经是亚瑟就寝的时间了,以往都会等着阿尔弗雷德给他读报纸的亚瑟今天却完全没有理睬阿尔,而是自己独自跑上床抱着被子。应该是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吧,阿尔一边想着一边擦拭着手里银制的餐具,要不一会还是给他泡上一壶玫瑰花茶好了。

等到他端着茶走进亚瑟的房间的时候,少年已经裹在被子里睡着了,看样子是本来想等他来,但是抵挡不住睡意先进入了黑甜的梦乡。半张脸埋在被子里的亚瑟,还影影约约皱着眉,看上去睡得及其不安稳,那双眼睛闭着,遮住了纯净的绿色宝石一般的眸子。

那双漂亮的眼睛,那双被阿尔奉为宝物的双眼。

他为他把团成一团的被子盖好,在他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他的唇擦过他柔软的发丝,停留在光洁的额头,继而端起仍旧温热的茶壶,就着月光走出房间。

如今乖巧入睡的孩子将会一天一天长大,也许他的眼睛会和斯科特一样充满了淡漠和疏离,用来掩盖他对那些他放在心尖的人的爱意。

他也许会就着他教给他的舞步,搂着某个贵族女孩的腰在舞池里翩翩起舞,郎才女貌赢得满堂喝彩。等到那支舞蹈结束了,他会绅士的轻吻女孩的手背,然后接过等在一旁的他手上端着的香槟或是搭着的外套——阿尔弗雷德毫不怀疑亚瑟会带着他出席这些集会,无论是现在这个尚且是个孩童的亚瑟,还是未来那个意气风发的亚瑟。

结束宴会之后,他们能得到独处的时间,他能够想象小少爷或是闭目养神,或是看着窗外略过的光影,或是和他有一搭没一搭说话的样子。又或许小少爷会真的在微微的颠簸中睡着,而他会抱着仍然显得略略娇小的他回到家里,为他盖好被子,在他头上印下一个吻。

他还有太多太多时间能和他相处了。

阿尔把花茶倒进自己的杯子里,细细啜饮一口,动作和亚瑟隐隐相似。他黑色的衣角划出一个凌厉的弧度,眼镜后是一双蔚蓝如同天空和大海的双眼,一双只盛满亚瑟·柯克兰的双眼。

你的舞蹈是我的风格,你喝茶的动作是我的风格,你穿衣的样式是我的风格,日后我们相伴的模式是我的风格,我们相爱的样子是我的风格。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风格。

————END————

 

嗯,希望不是一个很糟糕的故事,硬要说的话故事应该是发生在19世纪的英国吧。

前面第一个部分来自于邱比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风格》的歌词稍稍换了其中一个词www(最近被这首歌圈粉了,顺手卖安利)

总之最后的最后再次感谢各位能够读到最后,喜欢或者不喜欢都请告诉我,在下会妥善处理的XD

以上,我是爱你们的四夕

评论(4)
热度(38)

© 鹌鹑四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