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born to die(上)

【米英】born to die向死而生(上)

*13号仓库设定有,某哈利波特里面的梗有一点点(?)(最近沉迷这种古老的美剧无法自拔.jpg)(日常失智.jpg)

*CP米英,APH其他人物出场有。

*私设如山,米英属于彼此,故事属于某个平行宇宙,OOC属于我,希望各位喜欢我笔下的故事,感谢催更的宝宝,爱你们。

BY:四夕

————正文开始————

“阿尔弗雷德·F·琼斯!!”

王耀中气十足的声音回荡在特勤局的办公室里,被吸音的墙壁隔绝,但是依然毫不留情的拍打着阿尔弗雷德的耳膜。

“你呀你呀,”王耀难得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温热的浅色液体随着杯子磕在桌上荡出圈圈涟漪,上好的碧螺春在空气中氤氲出香气。他急急地走到阿尔弗雷德面前,伸手戳着他的胸前闪闪发光的特勤局徽章,天晓得他只是叫美国的小伙子穿正装而不是飞行夹克来他的办公室,为什么他要把这么大的局徽跟个胸针一样挂在胸前。

“你就不能给我省点心吗?你自己看看这个月我桌上因为你出任务而产生的报告都有,都有那么高了。”王耀伸手比划着,似乎那些像小山一样的文件会因此就被填写完成,而不是日复一日在他办公桌上落灰。

“安啦,我是英雄嘛,拯救世界是我的责任,不是吗?”阿尔毫不在意地朝王耀挥手,获得了对方的怒视,于是他再度露出一个弧度偏大的,带着加州阳光气息的笑容“再说啦,这次任务不是也很圆满完成了吗?”

“圆满?”王耀差点被气得笑起来,“你管这个叫圆满?”

说着他把厚厚一沓资料摔在美国小伙眼前的书桌上,随手翻开其中一页,指着报告:“琼斯先生麻烦你好好看看,不管是哪一次,都是你的搭档波诺弗瓦先生造成的损失更小。”

不等着阿尔回答,王耀又神秘兮兮地靠近了他,琥珀色的双眼直视阿尔弗雷德,眼神里像是要确认接下来的问题他的回答的真实性,又带着戏谑和探寻的目光。

“阿尔,过去了这么久,你还是没有放弃吗?”

 

阿尔弗雷德把自己重重地摔在了沙发上,原本整齐的衬衫也被他这么一折腾弄得皱皱巴巴,领带被伸手解开,堪堪挂在脖子上,象征身份的局徽也不知道被扔到了哪里,不过根据琼斯特工对自己的了解,它八成和西装外套一起可怜巴巴的待在门口的地板上。

不过没关系,反正过一会它们就能得到正确的对待,被好好的用熨斗熨好然后挂起来,金属制品也能完成自己的使命好好的回到他的抽屉里,换工作证上的兄弟出来工作——毕竟一般的市民要求看的是他那和皮夹一样的证件和代表局里的徽章,而选择忽视他明晃晃挂出来的“胸针”。

嘛,曾经他也会选择执着地挂着它是没错啦。

“笨蛋,回家了就好好的把衣服挂起来啊。”

脑海里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并且阿尔很清楚的知道这个声音是真真正正如假包换的幻听,不过他还是在不大的沙发小小的翻滚了一圈,带着些许的撒娇回应着,“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都皱了。”

“别这么唠唠叨叨的,像个老妈子一样,我躺一会就起来啦,亚蒂。”

那声音也不再出现,不过阿尔很轻易地想象出那人皱着眉,因为有些许的生气略略鼓起的脸颊,薄唇会吐出唠唠叨叨的埋怨和数落的话语,然后呢?他或许会认命的晚期袖子开始收拾随手扔在地上的西装,要知道,他对待那些衣服比对待阿尔更加耐心细致。

在沙发上躺了一会,阿尔还是选择了爬起来收拾这套衣服,转而换上更加舒适的居家服,T恤纯棉的柔软质感很快让他从工作状态中放松了下来。随后在把披萨放进烤箱加热的时候,他靠在冰箱旁有一下没有一下拨弄着昨天才贴上去的便签纸,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今天王耀在看见任务报告时免不了发的一通火。

不过认真想想,要是他在看到下属执行公务的时候不小心搞出巨款的赔偿,能忍住不发火是很难的,尤其是考虑了王耀对钱财的重视性以及这一次好像真的不小心搞出了太多事情的事实,这才是比较正常的结果。

烤箱里渐渐散发出意式披萨的气味,阿尔其实对这种味道的芝士不太感冒,特别是它是四种的时候,不过架不住满满的烧烤酱的诱惑,他还是把它从超市的冷柜里带出来,塞进了烤箱里。

“阿尔,过去了这么久,你还是没有放弃吗?”

王耀的话又一次在他耳边回响起来,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

“当然不放弃,我可是世界的英雄啊!”

是这样的吗?好像不是啊……

当时脑海里一片混乱,全全回响的都是王耀的那句话,还有他琥珀色的,如同那人深爱的茶的颜色的双眼。恍惚间眼前又是那人翠绿宛如祖母绿的眼眸,那人微微带着鼻音的伦敦腔,那人沙金色的柔软的发丝,一时间连阿尔自己都忘记了是如何回答王耀这个问题,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王耀的办公室,然后安安稳稳的走回家。

“叮!”烤箱发出轻响提醒着阿尔晚餐已经完成了的事实,松软的饼底配合着醇香的芝士,点缀着金枪鱼肉碎还有洋葱,最让阿尔心动的就是散发和浓香的烧烤酱,漂亮的棕红色昭示了它的美味和诱人。

一个人吃也没什么讲究,哪怕是把披萨切的歪歪扭扭大小不一也不会有人一直念叨,于是阿尔坐在电视机前一边往嘴里塞着披萨一边口齿不清的为电影里的超级英雄加油,眼看着主角就要打败反派成为最后的大英雄了,阿尔却是关上了电视,甚至没有理睬桌上还剩下最后几片的披萨。

他认认真真整理好自己的衣着,甚至是头上的呆毛也他精心拨弄好,深吸一口气走进了书房。

书房安静舒适,拥有一个巨大的落地窗,和一整面墙的书架。舒适巨大的办公桌上堆着各式各样的卷宗档案,被分类放置收拾得整整齐齐。作为一个探员,就算阿尔再怎么表现得像个还在上大学的美国阳光少年,他也是得通过了特勤局的考核才能拿到那本工作证的。

书架正中间特意空出来了一格,主人每天的仔细擦拭让简欧风格的木质书架上一尘不染,那一格里放着精美的金属架子,上面安安稳稳的躺着一支钢笔,一支明显就使用了很多年的钢笔,从整支钢笔完全没有磕碰上能够轻易的看出主人对他的爱护。

阿尔几乎是带着虔诚的把它从架子上拿下来,然后坐在桌前从抽屉里翻出一个已经使用了一半的笔记本,看格式分明是日记本的样子。如果王耀或是弗朗西斯在现场的话肯定会被这样的阿尔弗雷德吓到,他们也并非没有见过阿尔认真起来的模样,只是以他们对他的了解,要让他丢下心爱的英雄电影和吃了一半的食物跑来写“日记”?只怕他们会觉得阿尔一定是疯了或是病了。

阿尔完全不带犹豫的,在摊开的本子上动笔,字体工整,和他平时写报告分明不是一个人的风格。

“亲爱的亚蒂”阿尔弗雷德想了想,还是又往钢笔里添了些墨水,继而往下写着。

“今天我又一次因为在任务中开销过大被王耀抓到办公室里去训了一顿……”

“哦还有你还记得我给你说的那家新开的M记吗?他家的冰淇淋真是棒呆了!……我知道你看到这里肯定要说我又没有好好吃饭,但是我可是拯救世界的英雄啊,哪里会因为几个汉堡就宣布倒下呢?”

“对了对了,弗朗西斯那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超好喝的红茶配方,等我下次给你泡啊。”

“还有还有啊……”

这一篇不知所云的东西最终在整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结束,阿尔弗雷德轻车熟路的停下笔落下最后一个字符,然后看着墨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淡去。他终于放心一般的叹了口气,合上了手中钢笔的笔帽。

说起来也真是有趣,自从阿尔弗雷德被调派前往U号仓库任职的之后,他见过太多光怪陆离的事情,他用过泰斯拉的电击枪,也见过曼雷的照相机,他见识过太多太多的老古董,也见识过太多太多的伟人将他们的执念附着在他们用过的东西上。

这些年来,他没有一天不在尝试把仓库里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弄清楚到底都是干什么用的,但是没有一天是成功的。阿尔和他的同事们总能在世界各地找到失落的艺术品——至少弗朗西斯是这么形容它们的;或是发现某位名人去世了,给世界留下了哀叹和念想,却给他们留下了无尽的麻烦;再或者被某个有“理想和抱负”的罪犯借走,去实施他“拯救世界”的计划。

总之他的世界没有一天是安宁的。

关于那个人,哦,得好好称呼他。

关于亚瑟·柯克兰的事情也是因为这个仓库发生的。

这事情说来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一直到现在阿尔都不确定这件事的真假,用王耀的话说,保不准是什么时候阿尔不小心拿到了仓库里妥善保管的哈里·胡迪尼的钱包呢。

总之就算是王耀那种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守护者,阿尔更喜欢叫他仓库管理员,好像一个游戏里NPC的角色,永远都在他的办公室里批阅着那些仿佛没有尽头的文件。王耀听他说亚瑟的事情的时候,脸上就写上了满满当当的不相信,即使他真的看过比阿尔弗雷德还要多得多的奇异的事情。

说真的,他实在是不相信一个在那么多年前的,早就退役的S号仓库的管理员,会如同阿尔弗雷德所说的一样,和他用一只钢笔交换故事,经历着彼此的人生。

就算是真的,这人也该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甚至不知道是否还在人世。

 

————TBC————

是这样的,说好了这个周更文但是我实在是懒癌发作+三次事太多于是折腾起来就码了这3000来字,于是仔细想了想干脆还是分上下(不知道有没有中)发,希望各位不要嫌弃它的短小以及什么都看不出来以及亚蒂只出现了名字。

相信我亚蒂真的会出现的。

标题来自打雷姐的《born to die》这首歌真的超好听的。(悄悄安利)

于是感谢各位能够看到最后,喜欢或者不喜欢都请告诉我,在下会妥善处理的www。

以上,我是爱你们的四夕

评论(6)
热度(26)

© 鹌鹑四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