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愿

*随手写,勿扰真人,私设如山,OOC我的锅,请当做一个和平的平行世界来看。

*突然磕一口边杰。


边江曲起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打着平板的边缘,戴着耳机听长庚和顾昀的故事。

他眯起眼睛,似乎能通过从眼皮缝隙里透出来的暖黄色的光瞧见阿杰捧着剧本皱着眉,站在麦克风前面一字一句读着台词。只带了一半的耳机声音开得有些大了,于是小小的机器里每一个细节被放大,被声音带起来的震动敲打在耳膜上,带着些许电流声有种毛糙的微痒,朦朦胧胧营造出一种耳边低语的氛围。

年长几岁的男人声音微微低沉,有那么点气若游丝的意味,在他耳边跟他说,

我想,给你,一生到老。

 

而阿杰本尊这时候随意穿着棉质的家居服,站在厨房里哼着歌切苹果。刀和案板相互碰撞,一阵哒哒哒的。红润的苹果一个被他切成小块,堆在透明的玻璃碗里,不知道起了什么玩心,男人扬起一个微笑,把剩下那个切了瓣拿在手上不知道捣鼓什么。

边江偏着头看着阿杰,看着他试图把苹果做成小兔子的样式。

是了,上个周末他们一块赖在床上刷手机,午后的闲适连带着时间都快了不少,回过神来才发现天也快黑了肚子也饿了。既然是周末,那自然是有在家一整天都不出门的理由,自然而然就是拿起手机定外卖。

外卖送来的时候店家还贴心的送了饭后水果,清甜的苹果还带着冰镇的凉气,被厨师做成可爱的兔子,在夏天里很是讨人喜欢,反正阿杰看了喜欢得很是没错了。

然后两人再逛超市的时候家里就多了一大袋苹果。

 

阿杰一只手按着苹果块的头尾,努力回想着兔子的样子,另一只手拿着刀比比划划,始终没找到合适的下刀位置。

窗外响起一声闷雷,淅淅沥沥下起小雨来。

边江突然就想起某个下雨天来。

那一次他跟阿杰因为某件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他不记得事情的起因到底是早上出门忘记顺手把打包好的垃圾扔下楼,还是因为某句台词断句的地方不对。他们总会因为很多事情拌嘴,但是那次却是第一次他们这样吵起来。

 

一个雨天,两个吵架的人,马上就凑齐了一个偶像剧所有的要素。他们自诩爱得清清淡淡,爱得跟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常毫无二致,但是却跟每一对爱人一样不知不觉间上演着八点档的偶像爱情的桥段。

不过是因为爱得太深刻,深到恍如刻意的模样。

边江坐在录音棚里反复看着白天已经配完音的部分,借口说自己是配音导演所以要留下来一再确认作品。其实说白了只不过是不知道怎么回去面对阿杰,鸡毛蒜皮的小事,其实只要一个拥抱一个对不起就可以解决了。

不过男人嘛,总会闹点小脾气,突然莫名的“硬气”,只要一想起早上阿杰当着他的面狠狠的摔上门,他就不愿意服个软,不愿意先低个头。

说到底只是和自己怄气罢了。

张启山的眉眼冷峻,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从耳机里流出来,

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然后他看到张启山的嘴角出现了漂亮的梨涡,眼睛里凌冽的光变得柔软了许多。

他的思绪就这么飘远了,脑海里浮现的是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阿杰拉着他的手,那双手带着坚定带着温柔,带着对未来的向往,带着对他炽烈的爱意。他们双手交握,走过一个又一个泛着甜蜜的日子。

雨点敲在窗子上,看着是下得大了些。

他忽然很想见一见阿杰。

 

念头一旦出现了,便一分钟都等不了了,他现在只想长出一双翅膀,赶紧飞回家。

三两下收拾了随身的东西,穿了外套就往门外走去。

天已经黑了,这时候楼里除了他似乎也没剩下什么人。边江背着包刚下了楼,就看见黑乎乎的大厅里有个人正仰着脸看着屋檐那里的水珠成串地滚落下来。

是阿杰。

他只一眼就认出了他,甚至可以想象那人眯着眼睛,猫似的翘起嘴角,露出一个认真甚至带着可爱的表情。

“咳……”阿杰听见声音转过脸,看到了尚隐在黑暗中的边江。

“那什么,下雨了”他顿了顿,“我记得你出门的时候没带伞,就,来接你回家。”

早上吵架的内容究竟是什么真的已经不重要了,如果是那包垃圾,他已经在出门的时候带到了楼下的大垃圾桶,如果是那句没录好的音,他们还有时间再录一次。

他翘着嘴角,走到那人身边大大方方牵起他的手,“好,我们回家。”

 

“想什么呢?”

阿杰把好不容易收拾好的苹果放在桌上,随手抽走了边江手里早已经停止播放的平板,“哟,这么喜欢我?都下班了还在听我的剧?”说着,他笑着凑了过去,“老边啊,我本人就在这呢,听剧什么的,不如本尊啊?”

边江把平板抢回来,又塞了另一只耳机在阿杰耳朵里,

“你说你有一个私愿,上一封信写不下了,下次再告诉我,是什么?”

他咽下了嘴里那口苹果,一字一句念叨着,

“我想,给你,一生到老。”

两个人的声音重合在一起,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而阿杰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

然后他凑过去,和他交换了一个苹果味的吻。

——————END——————

 

随手写,他们真好,而我写不出来qwq


评论(10)
热度(139)

© 鹌鹑四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