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杰)巴黎妩媚,且当如是(番外)

上次跟各位说的那些没有用上的段子。

或许没人看吧……占tag致歉,但是还是想要放出来,至少是给我自己一个交代,给这篇文章一个结束。

下划线部分是出自本篇,本篇请戳我主页。

OOC属于我,请勿上升真人,就写着图个乐呵。


————以上————


“老边啊,咱这一趟能不去了吗?”他扯了扯背包的带子,把差点被压皱的衬衫捋平,“我看着这这么多人就头疼。”

“好的,我们不去了。”边江当真就直接扔了手里的机票,拽住阿杰的手腕往外走去,“假期难得,我们不如在家里做点爱做的事。”

“不!不!我还想起床的啊啊啊!去!我去!”



胡思乱想间阿杰拿到了第二只箱子,他轻轻拍了拍边江的肩,样子亲密的像是一个拥抱,“机场大巴上睡一会吧。”

眼角眉梢之间止不住的笑意。

边江微微偏过头,他能看到他旁边的男人扬起一个笑,眼角微微翘起,带着一股子孩子气。

挺好的。

机场大巴上开着暖融融的空调,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机场大巴上人并不多,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小声说着话。边江当真上了车就调整了姿势开始补觉,他故意坐着往下滑了滑,整个人微微瘫着,把头抵在阿杰肩上。

“我一定要让你好好感受感受手臂没有知觉的感觉!”

阿杰笑着调整了重心,也靠在边江身上,两个人互相支撑着,陷在柔软的座椅里。

“好好睡觉。”



法国菜胜在优雅和精致,和中餐截然不同,但是也算是别有一番风味。

酒是喝不了的,两人也只能隔着中间两杯橙汁面面相觑,空气中弥漫着浅淡的香薰的味道和着红酒的味道还有各色菜肴独有的香气,顺着暖气蒸腾着飘来飘去。

他们的位置靠窗,能透过窗子瞧见外面车水马龙,还有高高低低的典型的欧式的街道。

有买花的少年红着脸带了满身的冷冽从外面进来,怀里的玫瑰花还挂着水珠,一副娇艳欲滴的样子。少年也不询问,就抱着玫瑰花在店里绕一圈,若是有想要买了花讨得佳人芳心的就会招手让他过去——安安静静的少年始终比那些聒噪的买花人更得人好感。

少年路过他们这一桌的时候,多打量了他们几眼,又快速地底下头离去。阿杰干脆招了手买了一枝玫瑰。

“阿杰你买花做什么?”

“赠给一位,”他把玫瑰茎折了一半,将那朵花别在边江耳朵上,“我面前的佳人。”



两人在巴黎圣母院也就是草草逛了一圈,感叹了建筑之精美也就出了去,他们没一个在信仰这方面有研究的,就算是端坐在圣母像前祷告也不知道应该祷告些什么,不如让了位置给后面还在等待的游客,往下一个景点去了。

信仰的光辉在他们身后愈演愈烈,圣母的微笑着怜悯着目送他们走出昏暗的教堂。

他们握紧了双手,踏进红尘,不过是把爱着彼此当做此生的信仰。



阿杰艰难地转头,塞纳河上波光凌凌,船只往来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象,新旧的街道一点一点出现在视线里,又逐渐变小,成为这副大图景的其中之一。

“好看吗?”边江问他。

“好看。”

“……”边江小声嘟囔了几句,声音很轻,轻到阿杰这么近的距离都没听见。

可是他知道他在说什么。

“没你好看。”

阿杰没说话,偏着头只当自己没有红了耳朵,“胡说什么啊,边老师比我好看多了。”

边江故作惊讶“诶呀你听到啦!”说着把头埋进了阿杰的颈侧,“真是,这话被你听见了真是害羞啊。”

“……”

没看出来,真的。



那是一种很奇异的体验,周身的环境一点一点亮起来,橙黄的暖光伴随着白色的灿烂突然出现,原本黑漆漆的世界突然变了,就像是仙女棒一样,带着璀璨的梦幻。

阿杰和边江再一次不约而同地伸手握住了彼此。

像是肌肤饥渴症一样,他们总爱牵着手总爱腻在一起,再没有营养的话题都能天马行空扯上半天。热恋中的情侣总是这样的,可是他们相识相知相伴了这么多年,却还是这样,不愿意也绝对不会放开对方的手。

“边江?”

“嗯?”

“我突然有种很矫情的想法,”阿杰偏了偏头,往边江身边靠了靠,声音放低了一些,“我在想,如果一辈子我们都能这样就好了。”

他想说,如果一辈子都能牵着你的手就好了,我们能牵着手,看遍这大好的河山,能像现在这样感受这整个世界。外在的一切都变得不重要,时间如果停留在这一刻,一辈子,就这样牵着手,在一起就好了。

“嗯……”被问到的人愣了一下,轻笑从他嗓子里飘出来,“一辈子,那就一辈子吧。”

这灯火也好,这世间也好,说好了一辈子。

就陪着你,一辈子。

————END————


感谢各位能看到最后。

他们很好,我写不出千万分之一。

评论(16)
热度(66)

© 鹌鹑四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