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锅】接个吻,开一枪(中下)

私设如山,OOC暴多且属于我,请勿上升真人,国际三禁。


架空au,设定和前篇请走合集

菜鸡文笔,小学生作文,莫得逻辑,只是为了快乐预警,请不要揪细节,因为莫得细节,只是快乐的。


以上


——————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在刘世宇的字典里,这句话的意思四舍五入就是“我操你个dj,妈的这个比演老子。”

这个解释很好地把原句里那点淡淡的无奈和缱绻吞了个干净,只留下浓烈的,犹如麻辣香锅一样的干脆和狠辣。可就是那一点点的,被忽略的四舍五入跟他现在的心情非常像。

但是他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

刘世宇今天是心碎的刘世宇,他不想骂人,甚至有点想哭。

妈的无论是谁都好,他咬着牙恨恨地想,怎么就偏偏是这个人呢?

 


墨西哥是个很神奇的地方。或者说无论是什么地方,等发现了那里特有的脾气之后,总是神奇的。

史森明告诉刘世宇,他之前在墨西哥待过一阵,留下的安全屋和物资应该还能用。洪浩轩蹲在旁边仰着脸看刘世宇跟史森明跨过半个地球口嗨,觉得有时候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谁能想到有一天他们两个结伴同行,偷偷摸摸地一边躲追杀一边寻宝。

新奇而刺激,对于向来独来独往的冒险家和宝藏猎人来说都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

游立宏搞来了一架破破烂烂的直升机,说是对于之前那条有点乌鸦嘴的简讯的补偿,洪浩轩心安理得往上一坐,顺便要求好友下次买一架好点的用来接送他们出入这些不太方便以正常的方法赶飞机的地方。

“靠北!钱呢?钱是大水冲来的吗?”

“啊反正你又不穷,”洪浩轩掏了掏游立宏准备的零食袋子,很开心的摸出一盒奶茶,“买了总能用的嘛。”

“以前你也没有跟熊汶铵讲过这么过分的话诶……”开飞机的那个嘟嘟囔囔,手下倒是有条不紊,三个人穿过细细密密的雨雾穿行在某条不知名的河流上方。

“熊汶铵是谁啊?”刘世宇吼了一声,外面杂音很大,这两个人说话又带着同一个地方特有的绵软,他总是听得不是很清楚,莫名让他有点想念远在他方的那些总是满嘴骚话的家伙。

“啊?”洪浩轩没听清,摘下一半耳机偏头看他,“锅老师你说什么?”

他觉得洪浩轩说话放轻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也有可能是外面更吵了一点。

倒是游立宏听见了,“啊不就,这家伙以前的联络人。后来不干啦,这家伙只好投靠我咯。”

“你在说三小?”

“不是吗?喂你跟别人讲话怎么这么温柔对我就这么凶哦。”

洪浩轩还在说着什么,刘世宇突然没了兴趣。那是与他无关的过去,他们都有过去,都和对方没有关系,只是他突然觉得有点亏。他把这归咎于李元浩和史森明就是两个粗森,从来没有想到过买架飞机来赔罪,连这种可能会散架的都没有。

这么想想他们真的挺粗森的。

等他们终于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已经放晴了,地上还有点积水,闪着亮晶晶的阳光里面还有蓝汪汪的天。游立宏靠在飞机边上跟他们说再见,洪浩轩顺走了剩下的几盒奶茶,一股脑全堆进刘世宇的怀里,“锅老师你试试看啦,这个超好喝的。”

游立宏朝他招手,刘世宇知趣地站在原地没去听,研究手上写满繁体字的奶茶。

“喂你怎么回事啊?”

“什么怎么回事?”洪浩轩摘了眼镜掀起衣角细细地擦,斜着眼去看游立宏,眼角眉梢里带了点藏着的锋芒。

“别跟我装傻。”游立宏不轻不重怼了他一把,“我没见过你带谁回安全屋,没见过你这么乖地跟人共享信息,也没见过你什么时候跟别人这么亲近……”

洪浩轩没回答他,还是眯着眼笑着看他,游立宏也盯了他一会,先败下阵来。

“好啦我知道啦,那你自己照顾好自己。”他把耳机塞回驾驶座上,腾出手拥抱了洪浩轩,“好好和人家相处哦,不要耍脾气。”

“知道啦,你好啰嗦。”

洪浩轩戴上眼镜,拍了拍游立宏的背示意他放开,而游立宏凑近了他的耳朵,“查一查身上的东西,你们俩身上电子干扰重到不正常。”

 


他们的目的地掩没在一片郁郁葱葱的雨林后面,泛着温暖的潮湿的泥土气息,顺着高大的树木被来朝拜的当地人踩出浅浅的,曲折的来回的小路。苍翠的大自然里包裹着人工的信仰,藤蔓缠绕着巨大的石柱,如同在螺旋楼梯的最后一层终于跌入的神秘花园。

石质的金字塔被建在林中湖泊的中央,神庙位于最上层,长长的阶梯一直延伸到水里,影影绰绰看得不真切,相较于大型的库库尔坎金字塔,面前的这一个显得更为小巧,却更为粗糙。刘世宇几乎是一眼就看见了通往神庙的主台阶边上巨大的羽蛇神雕像,戴着鹰首造型的面具,耳挂曲型贝壳吊饰,整条蛇身顺着台阶蜿蜒而下,高昂的头颅正好对着他们这些不速之客。

神庙门口站着一个男人,举着手里的相机正在拍照,他们本来就无意打扰当地的安宁,刘世宇倒也没管他,抬腿拾阶而上。

他还没走几步,洪浩轩就拉住了他的袖子,“锅老师,上面那个人就是巴斯特。”

这不太对劲。

在刘世宇的冒险生涯中,这个叫做巴斯特的男人搅和了不少事情,甚至有几次他差点因为他而死在某个不知名的遗迹里,说不定还要再等个几百年才能被另一波探险家发现。刘世宇好说话的一面一向不对这些给他添堵的人开放,而在他记忆里名叫巴斯特的,是一个金色头发,明显有着一副外国面孔的中年男人,无论如何不会是面前这张亚裔面孔。

他和洪浩轩似乎有什么信息对不上了。

男人——至少在洪浩轩的口中他叫巴斯特,就像是一个真正的游客一样,收起了手上的相机,慢慢走下了阶梯,站定在他们面前。周围有人无声地围了上来,刘世宇环顾了一圈之后选择待在原地,即便是他是有名的喜欢硬刚的冒险家,也断然不会在一帮雇佣兵面前选择单用一支M17和他们硬拼,更何况现在并不是他一个人,他身后还站着一个洪浩轩。

“终于和您见面了,”巴斯特开口,一张亚裔的面孔,一口很生硬的中文,跟刘世宇记忆中的那一个相去甚远,“香锅先生,久闻大名,您果然和故事里一样明智。”

“你是谁?”刘世宇摸到了腰间的枪和匕首,在这么近的距离里他至少可以杀了面前的这一个。

“就像您的同伴说的一样,我就是巴斯特。”男人朝周围的雇佣兵使了个眼色,周围人的枪口立即就对准了洪浩轩和刘世宇,“您见过的那一个也是巴斯特,我们都是,我们所有人都叫巴斯特。您不必这么紧张……您应该明白,即使现在杀了我也没有任何好处。”

刘世宇放下了手,还是挺直了脊背站在人群中间,像是一只高傲的豹子,而巴斯特才是被盯上的猎物。

“不得不说,您和您背后的整个组织真是,带给了我们不少惊喜。”巴斯特站在刘世宇和洪浩轩中间,很自然地搭上了刘世宇的肩膀。不过被刘世宇狠狠的拍掉了手,只好耸耸肩继续开口,“我想我们的目的都是一致的,不如我们合作怎么样?”

“你当老子干什么的?你说合作就合作?我不要面子?”刘世宇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从鼻子里挤出一声讥讽的笑意。

“我就知道您会这样说,这样吧,我也要展示我和您合作的诚意。”巴斯特从旁边一个雇佣兵手上接过了一只手枪,漫不经心地给它上了膛。

“您猜猜看我们是怎么知道您和您的同伴在这里的呢……”他抬起手臂,枪口指向了洪浩轩的眉心:

“他告诉我的。”

洪浩轩仿佛被人用针扎了一样差点跳起来,旁边立即有人冲上来按住他的手臂,他用力挣扎着,几个人瞬间扭做一团。

而刘世宇始终没有开口,依旧背对着洪浩轩,连挺起的脊背都没有弯下一丝一毫。倒是巴斯特挥了挥手示意周围人退开,洪浩轩站在台阶边上撑着膝盖喘了两口气,对着刘世宇一字一句地开口:“锅老师,你相信我,我没有这么做!”

巴斯特依旧用枪指着他,伸手在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控制器,扔给刘世宇,上面显示着他们的位置,就在刘世宇站的地方,闪烁着小小的红点,和洪浩轩当时给他看的定位系统如出一辙。

那个红色的小点实在是太刺眼了,愤怒夹杂着不悦从他的指尖开始往上,几乎要填满他的整个大脑,可偏偏留下了一点清醒和理智,还有一点点的希望。

“这不是证据,”刘世宇扬手,控制器被他直接扔进了湖里,“这种GPS黑市上多的是,我要你拿出证据来。”

“不愧是大冒险家,您说的没错,这不能作为证据。您要是不相信的话,定位器就在您身上那把枪里,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来检查。”

刘世宇不想听巴斯特说这些细节,他更想听洪浩轩亲口跟他解释。

这把枪确实是当时洪浩轩塞进他手里的,至此之后他就一直带在身上,一路上难得的顺利,也没有任何机会让他认真仔细地看看这把枪。

可如果他想要他的命,当时在图书馆就不该救他,加上他手里的那幅画,洪浩轩迟早会得到他想要的结果,根本不必等到现在。

可……

刘世宇脑子乱糟糟的,一会是怀疑,一会又是自我否定,但是他不能把这些情绪暴露一丝一毫,他只能等着洪浩轩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只要他愿意开口解释,那么他就愿意相信他,甚至可以转身不顾一切地马上扭断这个正在抬着枪指着洪浩轩的男人的脖子。

可是巴斯特没给洪浩轩这个机会。

“不过我说我将要向您展示我的诚意,自然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点。”

洪浩轩绷紧了脊背,他完全可以想象巴斯特就是想用他这条命去换和刘世宇的合作机会,要知道,宝藏猎人到处都是,可是掌握着一大堆线索,背后还有一个专业的冒险家团队的大冒险家麻辣香锅只有一个。

他猛地往后一退,随手扯住旁边一个雇佣兵的胳膊,整个人灵活地借力退到了他身后。其他人反应过来立即举枪,巴斯特也是一抬手,更快地朝他扣动了扳机,洪浩轩扭身,纵身跳进了湖里。

刘世宇听到了子弹破空的枪声,却不知道那颗子弹有没有打中洪浩轩,他冲到台阶边上,只看到洪浩轩跳下去之后激起的一点水花,而巴斯特在他旁边气急败坏地摔了手枪。旁边的雇佣兵反应很快,马上就准备跳下水,巴斯特拦住了他,直接从旁边人手里拿过了一捆炸药,点了雷管扔了出去。

“原本是打算用来炸毁石室的,”巴斯特看着湖面,“不过我还是愿意分给可怜的宝藏猎人一点。”

炸药在湖面上炸开,荡开巨大的波浪和水柱,爆炸的冲击波带起一阵劲风,刮得刘世宇的脸颊生疼,疼得他牙齿都在打颤;还有扬起的尘土,掉在他眼睛里还有衣服上,一切都变得乱糟糟的。

操你的,洪浩轩。

他整个人颤抖起来,摇摇晃晃地坐在台阶上,深吸了一口气。

老子还在等着你的解释。



—————— TBC ——————



(其实关于炸药这一段我做了大量的功课你们信吗……)


本来按照原来的大纲应该是上中下能写完的,结果谁知道重新捋一遍大纲之后写不完了(叹气)

下一章就完结啦!

依旧是欢迎建议欢迎捉虫欢迎一切,有不喜欢请务必告诉我。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9)
热度(25)

© 鹌鹑四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