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杰)Flora

* 最近忙于写论文和各种乱七八糟的报告,只能挤时间摸一摸段子了,所以请不要在意,这只是一个傻白甜的段子hhhh

* 因为是傻唧唧的段子,所以攻受心证。

* OOC有很多且属于我。

* 私设如山,请勿上升真人,请把这当成奇怪的平行世界。


————以上————


春日的时候,有凉风习习。

阿杰伸手接住路边枝丫上飘下来的一朵迎春花,亮黄色的小花开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低调地装点着初春,单看颜色的时候却艳丽得灼眼。

路上静悄悄的,想来周末的早上没人愿意钻出被窝,偶有几个晨练的也只是插着耳机一路小跑着掠过了他的身边,并不多做停留。

挺好的,生活的气息。

柔软的花瓣蹭在他的手心里,被他的体温暖得温热,攥着一朵花扔也不是,留也不是,他想了想干脆随手放在了花坛里——尘归尘土归土,总归是好的。

转身的时候却被一捧玫瑰遮住了视线。

“哇,你干嘛?”

“好看吗?”

声音是边江的,带着笑意,还有小小的得意。

“你问我?”阿杰实在是搞不明白这是什么套路,干脆回答了个最稳妥的。

“粉丝送的,看着好看,就给你了。”

陌生的小路上只有风滚过的声音,玫瑰花散出馥郁的甜蜜,明黄色的迎春花骤然失色不少。又有几朵能在甜蜜的玫瑰面前争艳呢,何况玫瑰里也不知道隐藏着谁的什么情绪,他只从里面读出了星星点点的爱意和眷恋。

“啧啧啧,边大爷果然是美颜盛世,明明可以靠脸吃饭非要靠声音也是没谁了。”

对方也不说话,只是对着他笑,一如既往的绵软可爱。他把花塞进他手里之后就转身离开,似乎真的是有一束别人送的花,他不过是借花献佛,把它随手塞给了自己的好友。

阿杰捏着那束花,手指无意识摩挲着包花的玻璃纸,似乎还能从上面摸到边江的指纹。


秋天和春天如果非要说要有什么共同点的话,大概就是青黄不接,没有夏日的炎热也没有冬天的冰凉。

枫叶飘了一地,阿杰突然想起春天的时候从枝头跃下的小花,现下眼前干枯的树叶在地上铺成一片地毯,灿烂得像是故事里才有的情节。

有人就顺着这条路朝他走过来。

“在等我吗?”

阿杰愣了一下,答案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知道这里是秋天,但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嗯,在等你。”

他说。

“走吧,”边江牵起他的手,“咱说好了今天一块去吃烤鱼的。”

“不是,我说,边边你嗓子哑了……要不咱不去了?”

“可是我们说好了今天一起去的,”对方摆出一张委屈巴巴的脸,“我们很早以前就说好了的,我等这一天真的很久了。”

“好好好……”

他们就牵着手踩着枯叶往前走,旁边有相互依偎的情侣说说笑笑,边江干脆把跟在他身后的阿杰扯到旁边跟他并肩,偏着头跟他说最近遇到的小事。

他的手掌干燥温暖,秋风里带着些许寒气,可是他整个人都是暖暖的。边江翻手把阿杰的手拢在手里,轻轻暖着他冰凉的指尖,小心翼翼的样子实在像极了阿杰之前攥着那朵柔软的花。

阿杰忽然有些害怕。

“边江……?”

“嗯?怎么了?”

“你……”

你能不能不要放开我的手?

可是这句话太矫情了,带着太多太多依恋的味道,他说不出口。


夏天的时候他们一起去旅行,目的地是一个海边的小镇。

小镇本身并不是一个旅游胜地,只不过风景好得不像话,总是有人跑来躲个清闲,偶尔看看海,在沙滩上漫步似乎就能把一切的烦恼顺着浪花冲进海里。

边江蹲在沙滩上捡贝壳,圆润的白色贝壳总是令人欢喜的,无论是孩子还是大人,小小的纪念品总是能博得好感。阿杰拎着刚刚买的矿泉水深一脚浅一脚地从沙滩上走过来,海风带着潮湿的咸味穿过他的发丝,粘腻的感觉透过衬衫粘在皮肤上。

边江朝他举起一个贝壳,“你看!是不是很可爱?”

“没你可爱。”他朝对方递过去一瓶矿泉水,海浪哗啦一下子扑上来,冰凉的海水卷过脚上的皮肤,带来夏日里的清凉和微痒的触觉。

边江对比了半天终于心满意足挑了其中一个,他把它递到阿杰手上,“送你啦。”

“这满沙滩都是贝壳,你捡了一口袋居然只送我一个?”他接过那个小小的贝壳慢慢打量,嘴上习惯性地吐槽,“没爱了,边老师,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边江咕咚咕咚灌了半瓶水,顺手甩着半空的瓶子,另一只手揽过阿杰的肩,把对方扯得一个踉跄,“瞎说,我心里——满满的都是你。”

他接着一边比划一边说,“这个贝壳算是我找到的最好看的一个啦,我一个大男人,总不能跟刚刚那帮捡贝壳的孩子抢是不是?能找着他们漏下的你就知足吧!”

“好好好,真是辛苦了。”

“表示表示?”

阿杰偏过头亲吻了他的脸颊。

带着海风的味道。


他从冬天温暖的被子里醒过来,开着暖气的房间里干燥得很,前一天晚上睡觉懒了一下没有开加湿器,这个时候连嘴唇都干燥得起皮。

阿杰揉揉脸,反应了一下才想起今天是个难得的没有工作的周末。

他刚刚做了个梦,梦里的春天边江送了他一捧玫瑰,秋天带他走过了一地枯叶,夏天的时候他们一起踏过一朵浪花。

大抵都是些过去的小事,他倒是没料到自己还记得。

边江哼着歌在厨房热牛奶,听见他起床的动静喊了一嗓子问他牛奶要不要加糖。

“不加!”

阿杰洗漱完蹭到厨房看着边江动作熟练地把面包片扔进面包机里,再过一会厨房里就会弥漫着淡淡的麦香,温柔可口。

他懒懒地抱着手靠在门上,“我昨晚做了个梦。”

“梦见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些以前的事情。”

边江笑了笑,“以前的事可多了,也难为你还记得还能梦到。”

阿杰哼哼两声表示赞同,帮他把牛奶端到餐桌上,拎起一只圣女果塞进嘴里,“梦里的你可爱死了。”

“那么希望我下一次在你梦里变得高大帅气。”边江也捡了一颗塞进嘴里,下一秒被酸得眼泪都要飞出来。

伴随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还有阿杰毫不给面子的笑声。

他们在冬天里,在同一间屋子里避了一场雪花。


————END————


标题是西班牙语“花”的意思,没什么寓意,就是春夏秋冬四种花勉强把段子连起来吧hhh

喜欢的话能给我一颗小心心吗(小声逼逼)(傻唧唧的段子还想要小心心我大概失智了)

欢迎捉虫欢迎建议欢迎一切~


————然后是四夕的小声逼逼,不喜欢话痨的小伙伴请直接拉掉————

我这两天……有点废,论文疯狂卡壳,房东又要涨房租大概要搬家,然后手腕肌肉还受伤(不瞒你们说我现在敲字的时候都是带着那种连着指托的运动型护腕,护腕里面还有根铁片固定住手腕那种……其实,还挺帅的hhh)。就,可以说很废了,马德里那篇我大概还得继续拖几天了……

然后五月底开始到六月和七月是考试月,想找新的房子也很难找,真是所有的事情都全部堆到这几个月了。

很扎心。

只有吸一口我爱的西皮和老师们能够缓解我的悲伤。


评论(13)
热度(65)

© 鹌鹑四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