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杰)马德里不思议(下)

*片段灭文瞩目!分段乱七八糟瞩目!

*请勿上升真人!这是一个我脑子里的平行世界谢谢!

*OOC有很多且属于我。

*前篇指路——(上) (中)


————以上————


(注意,南部副本开启啦!所以这一次故事没有发生在马德里嗷。)



16

虽说是要去看日出,也决定了要去南部,但是真正做起计划来,林林总总却列出了一大堆值得一看的地方。相较于现代气息更加浓重的北部,西班牙的南部作为旅游的热门地点,似乎保留了,也承载了更多的历史的味道。

第二天一早收拾东西退了房间,跳上小火车就开始了一次从南到北的旅行中的远游。

他们原本应该是一面看着窗外欧洲的平原,看着风吹麦浪,互相拌着嘴皮子,你一句我一句打发这几个小时的时间。或许他们还能分享一袋橡皮糖,柔韧的糖块在舌尖上带起一阵果味的酸甜然后温柔地滑进胃里。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说实话,我没想到这个时候票卖光了。”阿杰百无聊赖推着自己的箱子玩,觉得并不尽兴,干脆把边江的箱子也拖过来一起推来推去。

“话也不能这么说,往好处想想,咱这不是省下了一晚上的房租吗?”

他们兴冲冲地奔向火车站,连说带比划地想要买两张晚上到塞维利亚的票,结果售票处的姑娘带着温柔的微笑告诉他们普通列车很不巧都卖完了,只剩下通宵的那一班车。

——也就是说,他们得感受一次在火车上度过的硬座的夜晚。

虽然长途飞机也坐过了,相较于十几个小时明显短了很多的旅途算不得什么事,但是也绝对不在他们想要体验的事情之列。

“算啦,好歹也是无声车厢,应该能睡个好觉。”

轮子在水泥地上噪音小了很多,箱子带着柔和的咕噜声稳稳当当地停在边江面前,他收好了车票,把装着零食和水的塑料袋挂在行李箱上跟着坐在阿杰身边,拆开一块橡皮糖塞进他嘴里,“我希望这一次你有点良心,不要再压麻我半边肩膀了。”

“行行行,”阿杰嚼了嚼西瓜味的糖果,觉得味道还行,但是口感欠妥,“我这次可聪明了,我带了u型枕。”

边江张了张嘴,想说其实上次他们也是带了u型枕的,但是最终还是把这句话改了改,“不愧是杰大,你最机智了。”

他们上了车才发现虽然说不上是人山人海的爆满,但是明显这趟车还是得到了不少人的青睐,他们大部分都是背着登山包的年轻旅行者,想来在车上解决一晚上的住宿是个便宜划算的好法子。

这一趟火车速度很慢,初步估计能赶上现在仍在中国大陆上奔袭的,带着时代气息的绿皮小火车。阿杰盘算着说不定他们能赶上平原上的日出,也说不定赶不上,夏季里西班牙大部分时间都是白昼,夜晚短得可怕,他们大概会伴随着灼热的阳光醒过来,然后站在塞维利亚的阳光里。

如果下雨的话就另说了。


17

之所以叫做无声车厢,是因为讲话这种事情基本上是被禁止的,哪怕是小声地聊天也会招来其他人的皱眉和不满,不过对于需要睡上一晚上的他们来说,应该算是一个最优的选择。

驶出马德里的城区之后就是一片连绵的山峦,小火车并不像高铁一样安静快速,行驶的咔哒声有节奏地传来,倒是有点催睡的意味。山峦并非崇山峻岭层峦叠嶂,路过这几个小土包之后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平原。

日落已经过了,但是尚有橙红色的余晖照亮天地间的一草一木,他们之前在德波神庙看过的日落自然是美艳不可方物,但是平原上的日落却更加有了生活的气息,总是让人想起无意间抬起头瞥见的最后一抹余晖。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阿杰只记得他和边江一人插着一边耳机正在看电影,他们套着u型枕靠在一起,手机被架在小桌板上任劳任怨地播放精彩纷呈的故事。

醒过来的时候耳机里已经变成了宛转悠扬的古筝曲,应该是某首古风歌的间奏,偏偏他只插了一只耳机,前面一节车厢里似乎是有流浪歌手弹着吉他在唱歌,两种文化两种音乐同时钻进他的耳朵里,倒是一种很有趣的体验。

边江应该也是刚醒,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窗外的草原,不远处已经能够看见城市边缘的村庄,静悄悄地立着几座小房子。尽职工作了一晚上的耳机终于得到了休息的时间,安安静静躺回阿杰的背包里,好在耳机质量尚佳,连续戴着一整夜也不觉得不舒服。

这大概是第一个他们没有互相道早安的早上,阿杰拉起边江的手,一笔一划在他手心写。

早安。

对方则伴着尚未停歇的吉他声握住了他写字的指尖。


18

塞维利亚其实不大,最佳选择是能够住在老城区附近,这样既能看到都市阳伞,又能步行到主教堂和皇宫。他们住的地方恰好拥有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上楼顶甚至可以俯瞰老城区在夜里亮起的万家灯火,还有木质的都市阳伞投下一片温和的阴影,掩藏着小小的跳蚤市场,和着小贩们抑扬顿挫的吆喝。

这天尚是个阴天,看不见灼人的艳阳,倒是给绕着教堂排队的他们提供了不少便利,至少不会觉得排个队就会被晒得不成人样。

在欧洲旅行,安排行程之间总是避不开各式各样的教堂,对于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来说,至多就是瞻仰建筑之美,壁画之精致,还有就是跟随人流走马观花,细细体味宗教的神秘和信仰的力量。

他们没有提前预约,只能跟着长长的队伍慢慢往王子之门挪动,教堂的外墙早就斑驳,夏日里也泛着淡淡的凉意,阿杰伸手贴上坑坑洼洼的石壁,静下心好像就能听到教堂周围喧嚣了几百年的车马声。

他们绕过洗礼之门,希拉尔达塔维持着多年前的沉默,阿拉伯式建筑风格跟欧式教堂两相无言,静静相伴多年,文化在无形之中暗暗交融,形成一个全新的,只属于这里的人们的信仰。

有人赶着马车从轻轨的铁轨上经过,达达的马蹄声伴随着车夫高声的赞颂,边江仰头看着塔顶的棕榈叶,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

然后他们相携着,踏进教堂瞻仰哥伦布的长眠。


19

教堂旁边就是塞维利亚皇宫。

欧洲人总是有不少皇宫内院,身着华服的王公贵族,在喷泉边微微欠身,举手投足之间尽是优雅,甜美的微笑默默掩藏着最黑暗的欲念。

边江突然想起他们一起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剧,窗外阴雨连绵,没有日落屋里却依旧昏昏沉沉像是早就黑了天,闷热之间却又夹杂一点点刺骨的冷意,于是他跟阿杰共享一条柔软的毛毯。

他们靠在一起百无聊赖地看权力的游戏,阿杰装模作样板起脸从旁边书架上捡起冰与火之歌,低沉着嗓子跟他说:“马隆·马泰尔亲王筑起这座花园,作为礼物送给他的坦格利安新娘丹妮莉丝......”

流水花园里闪耀起淡淡的彩虹,水流奔进水星池里,昏暗的光线里他伸手捧起阿杰的脸,“等到时候,我也给你建一座花园。”

阿杰扔下书把毯子往上提了提,笑着点了点他的额头,脸颊在他的掌心蹭过,“得了吧,我不要什么花园,你多请我吃几次火锅好了。”

神奇的是他们现在就站在流水花园里。

皇宫说不上金碧辉煌,至少比起他们瞻仰过的教堂们没有使用大量的艳色,但花纹精雕细琢,巴洛克式建筑每一笔每一画都是精致到了骨子里,显现出高超的技巧和倾注的无数心血。穿过略带潮湿的回廊,细碎的花纹背后骤然乍现光亮与绿意,花园影影绰绰出现在眼里。

阿杰踩在沙石地上,绕过一片娇艳的玫瑰,抬头就看见边江站在喷泉后面,半张脸都淹没在跟电视剧里如出一辙的彩虹里,有点点走神地盯着墙边绽开的不知名的小花。当下就有一种想要把整个世界为他奉上的冲动,深深的崇拜,深深的迷恋,深深的沉醉,掏心挖肺想要对他好。

然后边江转过脸对他伸出手,要把他拉进一个梦一样的世界。


20

他们牵着手漫步在金灿灿的余晖里,阴了一整天之后,总算是在日落之前瞥见了阳光。夕阳像是细碎的金色纸屑,散漫地洒满了蜿蜒温婉的水流和喷泉,他们从桥上踏过,连路灯上的铁艺雕花都精致得过分。

广场融汇贯通三种完全不同的建筑风格,哥特式的嶙峋,摩尔的简约,银匠的立面,时代在一个瞬间传承,却看不见历史的厚重,迥然不同之间只有西班牙独有的奔放和温柔。有人在广场中央跳起弗拉明戈,红裙摇曳,男女舞者对望间都是带着火热的甜蜜。

边江顺着广场边的壁龛一个一个数过去,青花的瓷片和桥上的装饰如出一辙,在久远的过去,摩尔人是仅次于中国人,能够将陶瓷工艺做到登峰造极的民族。每一个壁龛里描摹着不同的风景画册,代表着西班牙每一个不同的省份,阿杰站在他边上,随手抽出一个画册,展开就是一副风景。

“我们去过了马德里,来过了塞维利亚……还要去马拉加看日出。”

长廊绕着整个广场,有年轻的情侣意味在河边窃窃私语,他们经过他们背后,听不懂的语言里渗出丝丝缕缕的爱意,于是阿杰把边江的手牵得更紧了一些。如若是他们再年轻一些,像是面前的少年少女一般的花样年华,大抵会背着背包,把足迹印在每一个世界的角落。

或许他们会私奔去龙达,或许在威尼斯撑一支贡多拉,或许攀上安道尔的雪山,或许漫步在里斯本彩色的街道。但是他却依旧庆幸,他们花一样的年华用来准备现在这样这么好的自己,也用来等待现在这么好的对方。

所有的描绘在身边这个人身上都黯然失色,贫瘠的大脑里似乎只能想起他的好,滔滔不绝说上三天三夜,才能惊觉自己每一个词句诉说的不过是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我们这样,”边江用空着的那只手顺着广场比划了大半个圆,“算不算携手走过了一整个西班牙?”

“算吧?”

“那就算吧。”

阿杰于是抵着他的肩膀笑起来,“我们这么寒酸的吗?说不定以后只能靠这种方式环游欧洲了。”

“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说不定我们就能省下更多的时间,去看更远的地方。”

“反正一切都说不定。”


21

他们有点赶时间,最终只在塞维利亚留了一天,就匆匆赶火车跑到马拉加,回程的机票定在马德里,因此在这之后他们还得辗转从南边又跑回北边。

都是南部安达卢西亚大区,实际上塞维利亚和马拉加距离不远,两人盘算了一下,该看的教堂也看过了,皇宫也见过了,广场也走了不少了,干脆直接把住宿的地方定在了海边,可以直接跑去看日出,回来说不定还能补个觉,美滋滋美滋滋。

海边的阳光相比不临海的城市来说显得格外毒辣,但是海风细细穿城而过的时候躲在树荫底下倒是凉快不少,毕竟在欧洲城市,很多地方连个空调都懒得安装,一来是依仗城市人少,二来就是仗着临海。

“我问过房东了,房子正好面向日出的方向,这边这几天也没有下雨,说不定还能看见启明星。”

阿杰倚在阳台上,偏着头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边江,白色的纱质窗帘在他身后飘动着,颇有种在拍偶像电视剧的感觉。

“不要……来海边看日出当然是要去沙滩上啊。”

边江挑挑拣拣,从行李箱里忍痛割爱扯出两条浴巾准备带到沙滩上去,当时就不该带白色的浴巾,沾上沙子尤其难搞。阿杰抿嘴,仔细思考了端着啤酒在阳台上披着毯子吹着小风看日出,以及踩在沙滩上看日出的两个选项之后,还是选择了后者。

于是他们干脆直接趁着还早,随意开着一部电影睡了个不上不下的午觉,兴许是睡的时间有点长,醒过来的时候不仅有点晕乎,还因为睡觉姿势不对有点脖子疼。

快到后半夜的时候他们终于整装待发出了门,海滩上没有像他们想象的一样安安静静,相反,倒是热闹的紧。大部分人端着酒杯摇摇晃晃朝他们举杯致意,遇上几个清醒的终于磕磕绊绊解释清楚这是当地的红酒节,是狂欢的盛会。

漫天繁星闪烁,无言无语的星空带着点俏皮,向往着人间的烟火。

反正是休假,而且参加节日的也并非都是烈酒,阿杰兴冲冲拉着边江花十欧元买了两张劵,收获两个小碗和两个高脚杯,跟着就被人流带进了大大小小的摊贩里。

白葡萄酒搭配熏的肉肠,红葡萄酒可以试着配芝士,星空酒杯子里就像是一片星空,莫吉托散发着薄荷特有的清凉,各色果酒甜腻里带着酒精的辛辣。

再出来的时候手上的酒都换了好几茬,他们终于也跟当地人一样带着些许的微醺,准备好的浴巾没有用上,只是可怜了阿杰才买的沙滩裤,当真是直接跟沙滩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22

边江拉着护着手里的吃食的阿杰找了个稍远一些的空地坐下,盛会还在继续,那边甚至点起了篝火,明明灭灭照着神色各异却始终快活的人们。

正四处打量着,阿杰猝不及防塞了一勺子海鲜饭到边江嘴里,“酒倒是度数不高,架不住刚刚喝的有点急,吃点东西垫垫。”

饭里浸润着饱满的汤汁,阿杰给他的这一勺子里还夹杂着海蛎子的肉,和着海风在嘴里欢快的唱一首关于大海的歌。于是边江顺着嚼了嚼,忽视了不小心被卷到嘴里的几粒沙子,只当做是大海的馈赠一并吞下去。

阿杰挖了个小坑把高脚杯塞进去,保证它们稳稳的立住,现下里正在剥一只虾,眼看着一整只虾就要出现在手里,阿杰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然后边江伸长脖子,把那只虾叼走,留下个尾巴还吊在唇边,顺着唇角拼出一个傻傻的笑。

阿杰发出不开心的声音,“边老师你要失去我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断送在一只虾手上了。”

于是边江发出哄人的声音,“我刚刚最后一张劵换了火腿芝士球,跟你换这只虾?”

“……好吧,看在火腿的面子上。”阿杰拎起小小的油炸食品,抬起头,“边边,你看,启明星。”

大抵日出的时间已经快了,夏天日出总是早的,天空的墨色已经渐渐化开,这时候呈现一种沉沉的蓝紫色,部分星星已经谢幕,留下的几颗里面,几乎一眼就能看到启明星。

就在他们的正前方,闪亮而夺目。


23

等待日出是一种很美妙的过程,天色渐明,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看见太阳一跃而出,每一个瞬间都充斥着期待。

这个时候的海风也好,海水也罢,冰冷得吓人,阿杰总算是有点明白为什么那些彻夜不归的人要燃起那样一片温暖的篝火。边江带的浴巾最终物尽其用,被他们当成毯子一样熟稔地裹着,就像是每一个依偎在一起的夜晚。

天空的色调里那点深蓝终于褪去,连启明星也消失不见,海浪卷起两三个贝壳到沙滩上,水天一线的时候,天空渐渐染上橘红色。

“我好像还是第一次这么看日出。”

边江往阿杰边上蹭了蹭,点头表示同意。

自然总是美丽而壮阔的,日头东升西落同一个太阳,在不同的地方看起来却各有风味。他们也曾经因为通宵工作,抬起头的时候才惊觉天已经亮了,囫囵睡上一会之后新的一奋斗和旅程又一次开始。

但是他们从没有像现在一样,看一次日出。

“阿杰,你看!太阳出来了!”

他几乎是瞬间抬起头,金红色的太阳从海平面缓缓升起,不疾不徐唤醒这个城市,从容而优雅,带着欢欣鼓舞的意味。

他们几乎是同时扔下手里的浴巾,一路小跑着冲进海里。

想要离这样的悸动,近一点,再近一点。

冰凉的海水没过脚面,带着小小的浪花拍打在皮肤上,远处有人唱着不知道什么意思的歌,还有人在欢呼鼓掌。身后的沙滩上,莫吉托和黄油啤酒静静挨在一起,旁边散落着两只小碗。


24

他们握住了对方的手。

“阿杰……阿杰……”

边江把阿杰拥进怀里,阿杰更加用力回拥回去,把对方揉进自己的骨血,自己的生命里。他说不出别的什么话,只能呢喃着怀里的人的名字,像是唯一的救赎。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恋人们在余晖里相拥总是浪漫,但是对于他们来说,日出却更加合适。

他们的浪漫,是在新的一天里,睁开眼的一瞬间就能确认,这个人还在我的生命里,相伴无言,从未离开。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新的生活又开始了。

新的一切,也都开始了。



————END————



拖了这么久,总算是写完啦!快乐!

欢迎捉虫欢迎建议欢迎一切!如果有任何问题或者不喜欢请务必告诉我,万分感谢!


最后附上几个小小的解释。

1.在(上)里面提到的游乐园,其实是南部城市的夏日和冬日乐园,夏天在城市公园,冬天在海边。

2.(下)篇提到的红酒节,实际上不在海边也不在马拉加,应该是每年圣周在瓦伦西亚图里亚干河公园。


以上,再次感谢!


评论(13)
热度(26)

© 鹌鹑四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