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锅】恋恋风尘

私设如山,OOC暴多且属于我,请勿上升真人。


现代非现实向au,校园paro。


预警瞩目!


# 校园设定!

# 自述体设定!“我”既不是卡也不是锅。

# 没有逻辑瞩目!文中所有设定均来自我的想象,没有任何专业依据,请不要当真。


(不知道到底算不算虐,不过)谨以此文,献给我们最亲密的朋友,透明酱(就是那个写相合桥的透明太太)。


以上

——————



我今天得跟你讲一个故事,你听也可以,不听也可以。

这杯酒就当做我给你的谢礼罢。



我有一个朋友……你别误会,是真的,我的一个朋友。

我没那么无聊,把自己的故事说成别人的故事,我本人这一生顺风顺水,故事说来说去和那些普通人家的孩子也没什么差别,若是真的要说什么较为过人之处,也就是朋友多了些,听过的故事多了些。

我们说回我的那个朋友吧。

他现在还过着一个普通人应该过的日子,所以我不能告诉你他的名字。不过为了你听故事方便,我总得告诉你一个他的称呼,让他拥有姓名。他这个人最喜欢吃辣的,尤其是麻辣香锅,我们偶尔叫他锅老师,或者直接叫他香锅。

你也这么称呼他吧。


香锅是我的大学同学,就住在我隔壁宿舍,这个人无辣不欢,偶有一次我跟他一起去食堂吃饭,被他点的那份加辣的冒菜差点劝退。

“哇,那你怕是不能理解人间快乐的真谛。”

他一边说着,一边夹了一根脆皮肠在我面前晃了晃,“看见没?快乐的源泉。”

我想锤他,但是我不敢,毕竟他是个暴躁老哥,我搞不过,还担心被打野放生,然后被对面军训到死。

我们偶尔会一起约了去网吧打游戏,晚上骑车一起去后海的酒吧里听歌,或者我去他的宿舍,跟他们挑挑拣拣随便找电影一起看,一起七嘴八舌的聊天。

那天晚上我们照例找个街边的摊子吃饭,点了一桌的烧烤,还有两瓶酒。

其实我应该知道的,平日里人五人六的狐朋狗友们一个都不在,只有我跟他两个,在热热闹闹的烧烤摊里显得有点冷清。

我该知道这个夜晚要不平静的。

“我跟你说个事。”香锅垂着眼眸,给他自己夹了一筷子烤鸡皮。

“嚯,锅老师这是感情受到了挫折?没关系,我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

“呵,操你个dj,老子失个锤子的恋,不听就滚,别搞好吧。”他差点把手边的酒泼我脸上。

哦,看在暴躁老哥难得请客的份上,我说,好。


香锅说,他和洪浩轩认识,实际上是个意外。

而且洪浩轩这个人他从来没见过面,交流全靠聊天软件,或是对方留下的便条。

洪浩轩出现在香锅的生命里的第一天,是个秋初的凉天,还正好是个周末,不知道是谁出门的时候关门关得狠了,“砰”的一声惊得香锅醒了过来。周末总是适合睡懒觉的,他醒过来的时候尚不知今夕何夕,愣愣的和黏糊糊的思绪纠缠。

他望着有点潮湿的天花板,胡思乱想了一会,伸手去摸自己的手机。

床头乱糟糟的,前些天看的书,搅成一团的充电线,还有旁的什么东西。

香锅伸手摸到了一副方框眼镜,眼镜腿折得好好的,就放在自己那副大喇喇的圆框眼镜旁边。

这事情奇怪得很,他们宿舍搭上香锅一共就三个人,还有一张从他们搬进来就在落灰的空床。他们几个里没一个喜欢这样的眼镜,但它就这样出现了,好好地待在寝室里,正正好的在刘世宇的床头上。

香锅第一眼就断定,这玩意并不属于他们几个中的任何一个。

会是谁呢?

不过他说他那天实在是太困了,摸到手机充上电,又睡了过去。

日上三竿,他真正醒来的时候,枕边还多了一张纸条:

谢谢你帮我保管眼镜。

繁体字,旁边画了个丑乎乎的笑脸。


我是记得香锅说的那天的,我记得他说的这件事,他拉着我们几个问了一圈那副眼镜究竟是谁的,答案无一例外都是不知道。

我记得那副平平无奇的黑框眼镜。

我记得后面发生的所有事情。

我也明白了为什么香锅会突然找我出来吃这顿夜宵。


洪浩轩这个名字,是我们后来知道的。

那次我刚拿到了那个月的生活费,想了半天,左右那天下午也没有课,我干脆跑去隔壁,看看有没有人结伴去网吧。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香锅啪的一声关上他的笔记本电脑,鼓着脸气呼呼地嫌校园网慢得要死,我就朝他扬了扬手里还热乎乎的生活费:“锅老师,网吧开黑走起?”

他瞟了我一眼,揉了揉油乎乎的头发,随手找个鸭舌帽戴着,跟我一起去了常去的网吧。我们跟往常一样要了两台机子,香锅被称为锅老师,主要就是因为他打游戏风格自成一派,凶悍异常,这种风格大有一种要跟人线下pk的磅礴气势,跟他本人的身材和脸蛋尤为不符。

我轻车熟路地点开了游戏界面,夜观天象,准备今晚上一波分。

“锅老师,带我上分不?”

香锅没理我,自顾自点开了学校论坛的游戏版面,我凑过去看了几眼,那个帖子这两天火爆异常,说学校那个游戏大区出现了一个新的打野大手子,楼主还贴上了几段视频,香锅皱着眉正在一段一段研究。

“卧槽……洪浩轩这操作可以啊!”

“你说谁?”我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认识的人,确定我不认识这么一个人。

“洪浩轩,诶就这个打野的。”他指着屏幕,另一只手迅速的划开手机,点开其中一个人给我看,“喏,就这个。”

我没什么窥探别人聊天记录的爱好,只瞥了一眼,头像好像是某个动漫的姑娘,备注规规矩矩地打着“洪浩轩”三个大字。

“嚯,怎么认识的啊?”

“……不知道,我睡醒起来,好友列表就多了这么个人。”香锅低着头摆弄手机,这话说的吓了我一跳。

“哇,兄弟,这么刺激的吗?”

他懒得理我,又低下头去给洪浩轩发消息,好像是在说刚刚他看到的那几把游戏,过了一会他又继续开口。

“他对游戏很有自己的一套……不过我给这个逼发消息,他都是第二天才回。”


你说这个人奇不奇怪?

无声无息一点点出现在别人的生活里,留下一点点的蛛丝马迹,成为你的朋友,然后慢慢的你们无话不谈,可是你从来没有见过他,连他的一张照片都没有,你所知道的就是他的游戏id,还有和他聊天的几页记录。更有甚者,你没日没夜在游戏里排位,却从来没有见到他的id亮起过,可是等你舒舒服服睡一觉,起来又看见论坛上多了帖子讨论他的精彩操作。

我不知道香锅是怎么想的,可如果是我,我恨不得把这个人揪出来站在我面前,看看他是不是存在的。

所以说我不如香锅聪慧。


他们就这样维持着一份缓慢的友谊。

我给我喜欢的姑娘写信,拎着鼠标漫无目的地看那些文绉绉的情书,木心写道:“从前的日色变得很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我就突然想到了香锅。

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他们的感情进行到了哪一步,可我就是无端的想起了他们,你没见过香锅每个早上一睁眼就迫不及待捧起手机,看洪浩轩给他的回复,然后带着一点嫌弃一点开心,揉揉自己的头发再爬起来洗漱。

我们那时候是本硕连读,又正是大四,课少得很,大部分人都找了工作或者找了实习跑到外面去住,宿舍楼一时间显得空空荡荡的。香锅的两个室友也跟随大流搬了出去,宿舍里就剩下他一个人。

他那会还没想好以后要做什么,又跟我一样是本地人,也完全不怎么着急,一个人住倒是优哉游哉的,快乐的很。

我们寝室也没剩什么人,所以我就时常去找他玩。

我推开他的寝室门的时候他正在抱着笔记本,靠着暖气,一边喝一杯铁观音奶茶,一边打游戏。

“我艹,兄弟衔他啊,衔他!”

我凑过去看他单排,操作一如既往的凶狠,不一会就赢下了这一局。

“厉害啊兄弟。”我端起那杯还泛着温热的奶茶捂手,下一秒又被他抢了回去,“你不是不爱喝这个吗?”

“浩轩推荐的,我觉得还可以,没那么甜,茶味很足。”他说着又喝了一口,暖气片旁边还放着他刚刚嗦完的螺蛳粉。

“诶兄弟,吃饱了好容易困,我睡个午觉,你一会出去帮我带上门啊。”

我拿着他的电脑正在看他上一把的符文,也没在意,那边悉悉索索躺了下去,没一会又坐了起来。

“你不是睡了吗……”

“嗯……刚刚吃完就睡,对身体不太好哦。”

我靠,你能想象吗?暴躁老哥锅老师,甜甜的,正经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兄弟,你要说我今天找你出来吃这一顿到底有什么事,好像还真没有。”

白酒已经见了底,香锅干脆给他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夏天的夜市摊子燥热异常,冰啤酒很快就在塑料杯子外面结起了薄薄的一层水珠,他百无聊赖用食指在上面画圈。

“有些事情你可能不知道……也用不着知道,不过我有个事情得麻烦你。”

他说着从兜里掏出手机,把洪浩轩的名片推给了我,“这个人……洪浩轩,你知道的吧。我好久没有联系上他了,你帮我,帮我给他说一声……”

“你就跟他说,让他和我说句话……让我知道,他还活着就够了……”

然后香锅“咚”的一声埋在了桌子上,睡了过去。

我叫服务员再拿来了两个杯子,又让她在隔壁甜品店去点了一杯铁观音奶茶,然后我点了支烟,慢慢等着。

那支烟尚未燃尽,原本趴着的人就慢慢撑了起来,对着我露出一个跟香锅截然不同的微笑。

“好久不见啊。”

“浩轩,好久不见啊。”


我是认识洪浩轩的。

我说过,我记得他的名字,可我不知道他的样子,没有听见过他的声音,甚至找遍了身边的人,都没有他的痕迹。

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他第一次跟我说话的时候,那个冬日的,温暖的午后。

在被允许,并且不触及隐私的情况下,我草草地翻阅了香锅的手机,我看见他们几页几页的聊天记录,也看见了另一个登录信息;我看见他的音乐账号里的歌曲,也看见了风格迥异的歌单;我也看见了他的笔记本,上面有香锅的字迹,也有写得整齐的繁体。

我那个时候才知道,香锅是谁,洪浩轩又是谁。


我现在跟你讲这个故事,想起那个时候的食物香气,想起红色的塑料凳子,想起那天晚上温柔的月亮,想起橙黄色的灯光,想起墨蓝色的天空。

我也想起我曾经和香锅一起骑车的时候,夜风带着喧嚣路过我的胸口,也想起洪浩轩比香锅早些起来,跟我一道去买早点的香气。

香锅曾经跟我聊天的时候说到过无数次洪浩轩,他曾经说过,洪浩轩大概是个长手长脚,又喜欢蜷缩起来的男孩子,他该有着卷卷的头发,该有甜甜的酒窝。洪浩轩像是香锅的对立面,他很温柔,脾气很好,说话也不会突然素质三连,尾音总是软软的上扬。

这样的男孩子当真是美好得紧。

可是这样的男孩子,就要消失了。


“我大概快要走了。”

洪浩轩对着我笑,眼睛里闪着温和的花。

“我其实存在很久了,可是就这一年多我才找到了见他的机会。”

“我看着他走过了黑暗,看着他跌倒了又爬起来,看着他一点一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也知道,在不远的未来,他历经的摧残会变成最耀眼的璀璨,他的未来会变成他最喜欢的模样。”

“想起那个样子,我就开心得想哭。”

“可是他的未来里不该有我……你明白吗?”

我想说我不明白,我想问他为什么,可是我开不了口。

洪浩轩只还是笑,可是他分明红着眼眶,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他说他喜欢香锅,他说他想陪着他,可是他做不到。

他说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或许是个错误,可是他从来没有后悔,甚至庆幸着,他能够跟香锅分享这些年的一切,心甘情愿扑向死亡的深渊。

他们都该是那样灿烂的少年。


然后他脸上的笑意和眼里的璀璨慢慢黯淡下去,换上了我熟悉的,香锅的表情。

“我刚刚是不是喝多了?”他抬起面前的奶茶,眯起眼睛看了看上面的标签,然后一巴掌拍在我背上,“谢谢啊兄弟,你果然了解我。”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说那当然,谁让我们是兄弟。

然后我们沉默着走回宿舍,我在门口当着他的面发送了一个再也不可能被通过的好友邀请。

“香锅?”

他回头看着我,一半的身影隐没在行道树的阴影里,即将脱离路灯营造的短暂的光明,投身于黑暗之中。

“洪浩轩他……”

“他还活着,对吧?”他背对着我,歪着头,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他只要还活着,就够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门在我面前“哐当”一下关上了。

那个背影一瞬间显得佝偻下去,却又很快挺了起来,扛起了一片天。

我找不到语言来形容我眼里看到的景象,我看见香锅和洪浩轩的模样在我眼中来回变换,他们是一个人,却又完全不同;他们不是一个人,却又完美重合。如此矛盾如此契合,我想这样奇特的故事,这样独特的人,我再也见不到了。


我后来再没有见过香锅,再没有见过我的这个好兄弟。

偶尔从朋友那里听说,他现在过得很好。

我不知道他究竟过得好不好,也不知道他最后有没有再去找过洪浩轩,可是我一点都不相信他们再也不会重逢这件事。或许在某个拐角,某一次不经意的回眸,他们就能看见对方的身影,毕竟这辈子还很长。

他或许已经走过了莫衷一是的他乡,或许已经遍体鳞伤。

他消失得比时光还利落,成为红尘中的叹息。



我有一杯酒,不知是否足够慰风尘。


———— END ————



文章灵感来源于be三十题的“另一个人格”

感恩各位看到最后,有任何问题,建议,捉虫,请直接告诉我,如果不喜欢请务必告诉我。

再次为OOC道歉。

再次感谢您看完这个故事。

谢谢


评论(18)
热度(40)

© 鹌鹑四夕 | Powered by LOFTER